热缩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热缩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编造辉煌经历民间股神简凡一家三口涉嫌诈骗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04:29:24 阅读: 来源:热缩套厂家

昨天,化名“简凡”、现年37岁的韩劲松,被推上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席。和他一起受审的,除了行略公司浦东、宝山分公司的两名经理沈政东、赵勤以外,还有他63岁的母亲朱金红,及他的新婚妻子鲍海蓓。

挖东墙补西墙,2278万元漏洞还不清

上午9时30分,市二中院101法庭的旁听席,几乎被中老年受害人坐满。在法庭的要求下,一位阿婆关掉了手机响铃,但又偷偷打开了炒股软件,瞥了眼屏幕上的一片绿色,随即把目光投向被告席上的5名被告人,嘴里吐出一句:“简凡,侬格只(沪语:意即“你这个”)大骗子。”在受害人的要求下,公诉人刻意提高了嗓音,把5人的涉案细节送到了法庭的每一个角落。

公诉机关指控称,韩劲松涉嫌非法集资罪,行略公司的两任财务——韩劲松的母亲朱金红、妻子鲍海蓓,以及该公司浦东分公司经理沈政东、宝山分公司经理赵勤,则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。

承认身份、资历造假,欲独揽罪责为家人开脱

韩劲松承认,对外宣称为“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硕士、复旦大学心理学硕士”的自己,其实只有高中文化。所谓“在华尔街工作一年”之类的辉煌从业史,也是一派谎言。甚至在其频繁亮相的股民投资讲座上,他“正在自己坐庄大炒‘南宁百货(600712)(9.80,0.04,0.41%)’”的豪言壮语,也只是其用来搪塞股民资金有去无回的借口。他昔日从不离口的“以小博大、至少保本、盈利翻番”等诱人说辞,其实也都是他谎骗股民拿出资金,供他“挖坑填土”的敛财伎俩。

庭审中,韩劲松对公诉机关指控其个人犯罪的全部事实都予以接受,同时,他也竭力为一同站在被告席上的母亲和妻子开脱罪名。他表示,在他骗取股民资金的这些年里,母亲和妻子只知道收款、记账、放款,而对款项的实际来源和用途并不知情。而庭审前,已被取保候审的朱金红、鲍海蓓也在庭上解释称,之前韩劲松利用“股指期货”、“代客理财”、“黄金外汇交易”等名义骗取的股民资金,以及他将这些资金用于填补更早涉及“一级半市场、美国股票回购”的股民损失等事实,大多是在案发后才被告知的。

韩的妻子鲍海蓓当庭表示,自己也是韩劲松的“受害者”。她透露称,自己是经其母亲介绍和韩相识后成婚的,而母亲之前就已经是“简凡老师”的忠实粉丝,不但投入50万元让其“代客理财”,后期还借给韩劲松100万元助其渡过难关,连她的姐姐也曾借给韩劲松20万元。她提出,自己和韩劲松于2008年初成婚,然后以自己人的身份进入行略公司,顶替患有心脏病的婆婆担任财务,才2个月时间,公司就已陷入困境,所以自己并未犯罪。

受害股民:能找“国际股神”追赃吗?

受害人最关心的,是韩劲松诈骗钱款的具体去向。庭审中显示,这笔数以千万元计的资金,基本被用于5个去向。

根据韩的口述,2000余万元中至少有800万元被用于偿还之前他在其他公司就职时所制造的财务漏洞。他表示,自己曾在另一家公司向股民推荐所谓“四川银发”的一级半市场原始股,当时自己承诺买下该股票的股民可至少获得翻番的回报,但因为事后很多股民感觉上当,在自己刚成立新公司后就找到了他。为此,他只得按照先前的承诺,动用其他股民交给他的“股指期货交易”款,以2倍的价格向那些股民回购了“四川银发”的所谓原始股。

损失款的剩余流向分别是:行略公司给下属分公司最高达40%的回扣;公司正常运作成本约200万元;韩劲松自称个人购房、购车花用逾80万元;各项接待费用约200万元……值得关注的是,韩劲松当庭供认,2007年9月,他为了和“国际股神”罗杰斯共享两个半小时的晚宴而付出的5万美元,也源自受骗股民。以至于休庭后,一名老人还兴奋地与他人商量“如果他(指韩)还不出钱,我们可以让法院向罗杰斯追赃吗?”

据悉,法院将择日对本案公开宣判。

韩劲松涉案历程

●2006年10月,韩劲松注册成立了行略公司,并陆续在本市各区成立了7个分公司,通过开设股票知识讲座,招募收费会员;

●在2007年12月前,韩虚构了其与“齐鲁期货”合作进行股指期货交易的事实,诱骗239名股民将1260万元资金交给自己 “以小博大”;

●2007年10月至2008年7月,韩为归还上述股民催讨的资金,又以代客理财的名义,向25名股民骗得资金671.5万元;

●2008年9月至10月间,韩为了归还前述两次骗取的股民资金,再次虚构了代客从事黄金外汇期货交易的事实,骗取36名股民约541万元……至2009年3月案发,扣除行略公司已归还股民的部分资金,仍有2278.699万元资金没有还清。

乱斗西游手游

旺彩双色球app

指挥官联盟

三国乐嗨嗨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