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缩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热缩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4月21日这天索昂并没有早起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1:14:50 阅读: 来源:热缩套厂家

4月21日这天,索昂并没有早起。

在这个灾后的上午,举国上下都在为玉树数千亡灵哀悼。学校组织其他老师赶赴哀悼现场。作为当地的一名80后小学教师,由于连续数日充当志愿者,索昂今天暂时休息。

在往常,她会与姐妹们起早赶往格萨尔王广场为需要的人送水送饭。索昂认为自己应当为有困难的人做些什么。

在索昂通往广场的路上,死亡的藏獒被抬到了车上,车斗夹住了尾巴,一动不动,它们已经没有了疼痛感。在这个以藏獒买卖为生的地方,有大量的流浪狗在垃圾边徘徊,它们吐着舌头,寻找自己的家园。

对于眼前的场景以及地震造成的伤害,索昂觉得不可思议。她曾经认为灾难不可能在这里发生。此处有神山的保护,在玉树藏民的意识之中,她们一生虔诚的祈祷,就是希望灾难离她们很远。

而当地震真的降临,她们也会开始恐惧、不安。此时生命的柔弱与坚韧、人的坚持与力度、内心对血泪的承载力都编织成为一幅心灵画卷。

索昂也不例外。“我现在觉得一切都会发生。”索昂认为灾难也许是玉树人们的命运。而对于生者来说,他们只能用个人的方法拉长生命的角色。

现在,她更愿意做的是重新在白天和黑夜之间找寻着幸福的平衡。尽管在内心,索昂依然追问着灾难发生的原因。

学会救助

帐篷中只剩下索昂母亲一人,她深坐在损坏的椅子中,朝着太阳,手里不停的摆动着佛珠。索昂家中一共6口人,父母亲以及兄妹四人。由于家里的房屋并未受到损伤,所有人都很好。

索昂心中对于地震来源依然没有答案。但她最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道理。她们每日的祈祷不光是为自己,她们也会经常祈祷世界和平。

索昂1岁时,她患白内障眼疾,靠一名修行者的圣水医好了眼睛。

每天中午和晚上,她坚持为路人送水送饭。煮饭的米都是她们从地下刨出来的,每次放完一勺米她们都惦记着下一勺的来源。

她与4名女生结伴同行,为沿街不能喝到热水的人们送上一杯。起初有人会误解,以为她们靠卖水为生。之后,她们为人所理解。“这里的人每天只能饮用矿泉水,过夜的矿泉水非常凉,人不能没有热水补给。”索昂边走边说。

为了保温,4名女生远途送水时都会选择搭车。但气候的恶劣也为送水造成了不小麻烦,连绵不断的风沙从每个巷子呼啸而过,夹带着建筑扬尘全部砸向姑娘们的脸庞。车子行至一处,险些陷入沙土之中,4名女生拿着暖壶跳下车,双腿深陷扬尘,没过脚面的黄沙顺着裤腿迅速往上蹿。

送水的一次性杯子很快用完,于是她们在路边捡到矿泉水空瓶,用刀子从中间切开,留一半作为水杯。几瓶暖水很快消耗殆尽,她们回到了广场帐篷营地,希望准备晚饭。

距离帐篷20米不远处,几个居民在案板上用力剁着刚出锅的肉骨。一块小骨滚落下来,顷刻间被沙土包裹。一名男孩迅速的捡了起来,在衣服上蹭了蹭,不顾大人在一边的喝斥,送到嘴里。实际上这块骨头上并没有多少肉,但他依然要嘬出很大的声响,最后连骨头都舍不得扔。

看到这些,索昂似乎想起来了自己的学生。“某日,当我们为一位6岁儿童送上热水时,孩子没来得及伸手便倒下了,将其扶起之后,他已离开了人间。”母亲紧抱着孩子,父亲的眼泪已经蔓延至衣领。如在平时,这个孩子也许会成为索昂的学生。

但,现在是大灾时刻。

夜与昼的思考

一切困扰都来自于这场灾难。地震带来了忧伤,更冲击着索昂的思考。

索昂认为,任何一尊血肉之躯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会落泪。

小时候,索昂经常听大人说地震来了,人要睡在车里。但是她和大人们都坚信地震不会发生在玉树地区。出于从小的信仰,人们坚信周围的神山将保佑这里。

而现在,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改变了这些思维。

在玉树民间,对于地震也出现两种说法:一是有人在神山开采,希望获得黄金,次日便发生了地震;还有一种说法是,地震源自地壳的板块运动。

两种说法一直萦绕在索昂的心中,对于在青海民族学院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她来说,地壳运动的说法自然是应当接受的,但从小受到的信仰熏陶在她心中同样根深蒂固,因此她也会相信开采神山的说法。

稍有空闲,她便会思考地震的两种说法。不过这种思考在白天和黑夜的效果截然相反。

索昂怕黑,夜晚必须有人陪伴或开灯才能入睡。目前,由于电力供应紧张,夜晚总是让索昂感到恐惧。白天,太阳升起时,她则会冷静思考地壳板块学说。

选择未来

地震放大了索昂对未来的认知,也拓宽了她找寻生命意义的路径。

震前,索昂一周要完成26节课的教学任务。她觉得实在太累,曾一度希望考取公务员,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。

地震过后,她开始审视自己的选择,用欲望打量着生命的意义。“人因欲望少而得福。”现在,她已无法说服自己离开教师的岗位。

话语间,索昂回忆起三尺讲台前的日子。那是曾经的美好。

很多学生对汉语缺乏理解,因此索昂经常遇到教学上的难题。有一次她让学生用“瘫痪”造句,结果闹出了笑话。一个学生把瘫痪抽象成轮椅,于是造出了这样的句子:“我坐在瘫痪上。”索昂当时忍俊不禁。于是她只好用藏语对学生们解释说:“瘫痪是腿断掉的过程。”

所以,在偶尔的时候,有些学生也会让索昂感到气愤。

“语文考试居然零分。”索昂拼命的描述着考试题型,“看拼音写汉字、组词、把字句、被字句、阅读、作文。”

这并不复杂。但对于这些孩子来说,这已足够难了。实际上,她的学生交了一张白卷。

在语文教学中,也许作文是令索昂最为犯愁的一项。有些孩子在写作时经常抄作文书,他们在作文中这样描述着索昂:“老师大大的眼睛、白白的皮肤、乌黑亮丽的长发。”每次出现这样的作文,索昂都给学生留下“要切合实际”的批语。

但似乎很多学生并不能理解“切合实际”的汉语意义,索昂只好再次用藏语为他们解释:“我的眼睛不是大大的,你要看清楚。”

时间长了,索昂似乎找寻不到批改作文的乐趣。她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淹没在日复一日索然寡味的生活之中。她在努力寻求新的欲望。

有段日子,她一直被换工作的想法缠绕,她不太理解欲望来源于何处。于是索昂找到了活佛,活佛对她解释说:“欲望始于人们还没有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,人生还需要慢慢修行。”

在有些人看来,对于藏区一个大学本科生而言,教师这个职业并非特别理想。但是在活佛眼中,教师具备了传递知识、服务大众的神圣。

索昂认为活佛的建议同她内心达成了共识。震后,她依然会重回学校。佛学提倡与人为善,她应该帮助下一代成长。

所以可以想见,在未来的日子里,索昂仍会被她的学生用“大大的眼睛、白白的皮肤,乌黑亮丽的头发”来描述,该交的白卷可能依然会交上来。但索昂觉得,这就是一种幸福。

乐可三国手游

嘿嘿三国apk安卓包

我的宫廷手游

塔塔帝国破解版无限钻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