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缩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热缩套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陈建斌谈李亚鹏王学兵好到穿一条裤子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07:46:47 阅读: 来源:热缩套厂家

陈建斌谈李亚鹏王学兵:好到穿一条裤子

陈建斌因《甄嬛》大热

潇湘晨报4月30日报道 对于角色,陈建斌有一种近乎苛刻的挑剔。陈建斌这样解释“挑剔”的含义,“风格化和个性化的角色特质才会打动我。”以这样的“挑剔”标准,陈建斌演了“一代晋商”乔致庸,也全新解读了曹操,还成为了《后宫·甄嬛传》中最大的“绿叶”雍正皇帝……

“戏剧舞台上的角色,扮演的不是我自己,”所以陈建斌愿意扮演一回真实的自己,他成为了综艺节目《超级演说家》的导师。对于这个真实的“角色”,陈建斌显然无法像戏剧那样游刃有余。日前,该季播节目最后一期结束录制后,陈建斌在休息室内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,“回头看这次的工作,可能对于我来说是另外一场学习。”

作为圈内的资深演员,陈建斌的表演功底扎实,很大程度是靠早年在话剧舞台上的积累,但近年来他几乎不在话剧舞台上露面了,他毫不掩饰这种选择是缘于“对话剧已经没有太多的热情”。其实,陈建斌的热情在别的地方,比如今年上半年刚刚杀青的导演处女作《一个勺子》,这部完全由他掌勺的文艺片虽然还在后期制作,但陈建斌说,“这是我最想做的,第一部作品还是要先满足我自己。”

导演之忧·矛盾之间

先做一个满足自己的作品

演而优则导,这已经是圈内演员一条屡试不爽的准则。44岁的陈建斌说,自己很早就有了导演梦。“我一直想有个自己导演的作品,这个作品不管是好是坏,可能你就没有理由再去怨怪导演不好,编剧不好……”今年上半年,陈建斌自编自导的电影《一个勺子》在甘肃杀青,在这部“投资很少”的文艺片中,陈建斌不但“作践”自己,演了一个胡子拉碴的“西北糙老爷们”,还把妻子蒋勤勤也拉下水,让她演农妇,“这应该算是她至今为止外形挑战最大的角色吧。”

潇湘晨报:为什么选择小成本文艺片作为开始?

陈建斌:这个就是我最想做的、最想拍的东西。其实我手里有好几个题材,但我觉得第一部作品还是要先满足自己。为什么这次我没要求太多投资,就是因为我想要更多自由。如果有了更多的钱,你就得对投资负责,得考虑这考虑那,那么我做第一部戏的初衷就改变了。所以这次是一个小投资但是纯粹的作品。

潇湘晨报:其实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。

陈建斌:对,正因为很矛盾,所以第一部戏,才要让自己纯粹一点。文艺片的票房成绩不好大家都知道。这种市场现象,我也觉得正常,就像戏曲,戏曲是最能代表我们国家水平和传统的,但现在看的人肯定就不如电视剧多,这不是说人们不愿意看,而是看戏曲需要一定的水平和心境。同理,文艺片可能会票房不好,但正因为如此,我们就只能做商业片吗?我看也不一定,你把成本控制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,让少部分喜欢文艺片的观众去看,就能满足你的票房。所以你还是可以做的,但是你不要希望什么都得到,又想拍文艺,还想挣钱,这就不现实了。

话剧之困·热情衰减

因为没有让我心动的剧本

没有人会质疑陈建斌的演技,标准表演科班毕业的他,还有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硕士学历。早年间,陈建斌还是话剧导演孟京辉《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》《盗版《浮士德》》等代表作品里的御用男一号,但近年来,在国内话剧舞台上,再难寻觅陈建斌的身影。对此,陈建斌毫不掩饰,他说自己对话剧的热情衰减了,“现在很难有作品让我有表演的欲望。”

潇湘晨报:可以说你是话剧演员出身,但近年来却再没演过话剧?陈建斌:很坦率地说,我自己对话剧的热情确实衰减了,也没有让我心动的话剧剧本……其实,做话剧和拍文艺片一样,你付出的时间很多,但你收到的是什么呢?可能只是心灵的满足。在这种情况下,必须有什么东西真的打动我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就像我拍《一个勺子》,我真的不拍都不行……但是这样的事很少。

潇湘晨报:那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演话剧?

陈建斌:也不绝对,好的作品好的剧本总归是会有的,像前段时间,我听说上海话剧院排《万尼亚舅舅》,是契诃夫的作品。我真的很想演,可惜他们没找我,如果找我了,我可能就接下了。

潇湘晨报:跟话剧不同,你对于诗词创作还有写词谱曲却很有热情?

陈建斌:我大学那会确实是文艺青年,现在有很多曲子都是我上大学那会创作的。那时候写过很多歌,不过那时候的词不行,现在看起来像小孩写的一样。最近的作品应该是《契诃夫来到我身边》,这首歌是在拍《人山人海》时创作的,是因为戏中角色有感而发写的。其实,现在我也察觉到,我音乐方面的灵感也在消退,写词和写诗还可以。这个东西是业余爱好,什么时候觉得可以,我就会凑个十首歌八首歌,然后出张碟什么的。

[记者手记]

外形粗糙内心柔和的西北汉子

浑厚的声音,一脸严肃的表情,给了陈建斌不言自威的气场。正如他荧幕上刻画的那些角色,“从来都有股子劲儿在里面。”不过,这次在综艺节目中做导师,面对摄像机,扮演真实的自己,他流露出与外形不符的“不适应”。整场录制下来,陈建斌的点评话最少,语言也最温和,他说,“这是学习的过程。”

对于戏剧角色和生活角色,陈建斌有着自己的法则:戏剧中的他,可以坚硬得像块石头,比如曹操;但生活中的他,却温和得让人意想不到。他调侃说,跟李亚鹏和王学兵好到穿一条裤子,“有个什么事,基本上一个电话就来了”,而对于太太蒋勤勤,他却有着近乎礼貌的客气,“生活中有事情和矛盾我们就一起商量,不搞一言堂。”陈建斌说,人活在世上,得在心里保留一些看起来没有价值的东西,“比如我做音乐,我挣不到钱,但是我喜欢,因为那个才是我,我不能只去做带来利益的东西。”或许下一个让观众记住的角色,陈建斌还会像石头一样坚硬,但脱下戏服的他,可能只是一个外形粗糙内心柔和的西北汉子。

北京永磁吸铁器

江西低风压潜孔钻头

吉林橙汁

甘肃中性盐雾试验箱